网站收藏:ruowenwang.com广告联系:gege40195@gmail.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气质美女  »  七色之绿茶» 七色之绿茶

七色之绿茶

(一)  

    六月。清晨。阳光明媚。  

    一张大床。床上有两人。一个俊郎的少年。一个美艳的少妇。  

    「早!」  

    「婷婷呢?」  

    「她出去买早餐去了。」  

    「你醒很久了?」  

    「嗯!」  

    「那你为何不叫醒我?」  

    「我看你睡得那幺香,捨不得叫醒你。」  

    「你就这幺一直盯着我看?」  

    「是啊!因为我现在才发觉,原来妈妈睡着的样子比昨晚那个疯狂的样子好  
  看多了!哈哈!」说完少年一脸微笑的看着少妇。  

    「小坏蛋!还好说呢!每次都弄得人家死去活来的。今天又想翘课了?」少  
  妇轻轻给了少年一巴掌,嗔道。  

    「不啊。今天週末,不用上课!」  

    「是吗?哎,看来我真的有些昏了。」少妇轻歎着摇了摇头,「哎呀,你又  
  要干嘛?嗯……」  

    少妇一声轻哼,原来少年趁少妇不注意,已一招双龙探海,左手中指食指已  
  经插入少妇紧闭的阴道。  

    「嗯……儿子……不要啦……你姐姐就快回来了!先起来再说嘛,哎呀……  
  小坏蛋,你就不能轻点吗?这幺大力,人家会受不了的。哼……」  

    少年哪会听她的,双指继续深入,挖、捅、钻、挠,极尽乱搞之能事,大手  
  指更在那独立的尖端捺按着;而另一手也不闲着,一把抓住少妇的一只虽然不大  
  但浑圆坚挺、柔嫩弹性的乳房,舌头伸出,轻舔着那上面的一点圆圆而玉润的小  
  葡萄,继而双唇张开,将其含入,像小时吸奶一般,使力猛啜,两排牙齿也轻咬  
  着乳肉。  

    少妇一边享受少年的抚弄,一边嘴里轻哼。不多时,少年的几方动作已使得  
  少妇不能自已,一手不禁抓住自己另一只乳房,使劲揉搓起来,另外一只手也往  
  下探去,抓住少年已是勃起如钢、粗如铁棒的阳具,开始为他套弄起来。  

    少年的铁棒不像一个他这般年龄的孩子该有的,粗到少妇的手几乎握不住,  
  且当她握住铁棒的根部的时候手掌下还露了一大截出来。想起每次少年的插入都  
  像要把自己插穿了似的,少妇几乎是又怕又爱。  

    少年在阴户内挖弄的手指已从两指加到了三指,右手继续大力的抓捏着少妇  
  丰腴的右乳,而嘴却从乳房慢慢的一路舔将上去,一直到少妇娇丽的脸。他抬头  
  望了望已是媚眼如丝、娇喘如息的少妇,只见她鼻孔翕张,一条鲜红的舌头从两  
  片薄薄的嘴唇中伸出,想要索取什幺。少年张大嘴含将下去,将少妇的舌头与樱  
  唇一齐包住。少妇的舌头马上与他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少年的手指在下也探知少妇的肉道内已是淫水潺潺,于是双手抱住少妇的纤  
  腰,一滚,将少妇翻到自己身上。而少妇也同时主动把自己两腿大大的叉开,肥  
  臀抬起,将套弄着的少年铁棒竖立好,对正自己的肉道洞口,肥臀往下慢慢的压  
  下去。  

    「哼……」  

    当少年的火热的铁棒头才抵洞口,少妇又不禁轻哼出声。随着铁棒的慢慢挺  
  入,少妇的心也像慢慢的提了起来。  

    「啊!」  

    少年见少妇下压的动作太慢,不知要到何时才能插入到底,于是在少妇不提  
  防之时,往上一抬屁股,使劲的一冲,将整根铁棒全捅了进去,直到少妇的肉道  
  底口,少妇哪禁受得住如此一击,整个人被激得往上一弹。  

    「哎呀,你要戳穿了我了!小坏蛋!」  

    「我看你慢吞吞的,不知要弄到几时才能到底,我只是帮帮你而已。」  

    「你也不想想你这幺大的东西,谁人能受得了?这幺猛力的使劲,也不怜惜  
  下人家!」  

    「妈,你都不知被它弄过多少次了,还怕它呀?」  

    「哼,你的这幺大,人家的这幺小,妈当然怕它的。」  

    「那你要多久才能习惯它,不再怕它呢?」  

    「妈一辈子都怕它的。」  

    「那你的意思不是要我一辈子都将它给你?」  

    「哼!你不愿意?你从头到脚都是我给你的,何况是它?你不是曾经说过要  
  一辈子都陪着妈妈的吗?难道你想耍赖?」  

    「哎,我可爱的妈妈,我说过的话有哪次是不算话、不说到做到的?我的意  
  思是说一辈子不够,我要两辈子、三辈子、我要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都让它陪着  
  妈妈!都要妈妈怕它!」  

    「哼,真是贪心的小坏蛋!哎呀,儿子,你慢一点好吗?妈妈真有点受不了  
  了!」  

    「妈妈不是说我坏吗?这样才叫坏啊!哈哈!」少年说完并没有听少妇的话  
  慢下他的动作,反而更加的加快上挺的速度。双手也不闲着,分别抓住少妇的两  
  个坚挺饱满的乳房,使力的在手中捏搓着。  

    「哼,都怪我十五年前生下你这个小东西,到现在来反过来害了自己!嗯,  
  真是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尝,这话一点也不错!」虽然少妇在一边埋怨自己,一边  
  却享受着少年快速有力的挺插。  

    「妈,你这话可就错了。你刚才不是还说我的东西很大吗?而且我也没见过  
  有谁吃苦果吃得你这幺高兴的呀。你这哪是吃苦果,根本是在吃禁果嘛!而且还  
  是偷吃的那种!哈哈!」  

    「小坏蛋,敢说你妈偷吃!」少妇也忍不住被少年的话逗笑了,一边用本来  
  撑住少年胸膛的手轻捶着,一边随着少年的节奏配合他的挺动。  

    「哈哈!不是偷吃,那为何你这幺兴奋?」  

    「还说还说!看我不封住你的嘴,我看你怎幺说!」  

    「你要怎幺封住我的嘴?」  

    少年的话没说完,少妇果然伏下身,埋头用嘴将他的嘴整个封住了!  

    两个人现在整个的看去就像一个人般,从上到下,融和得天衣无缝。上面,  
  两人口中的津液相融;下面,少年的铁棒也从少妇的肉道内掏出无数的爱液。白  
  色黏稠的液体顺着少年的铁棒流将出来,将两人的阴毛全都打湿,也将白色的床  
  单打湿了一大片!  

      
                  (二)  

    「叮叮叮……」  

    屋外的闹钟响了九下。阳光从开着的窗口射入,照在两人赤裸的身上,只见  
  上面星星点点全是汗珠。两人已经苦战了半小时有余。  

    少妇脱开亲吻少年的嘴,道:「儿子,已经九点了,你姐姐就要回来了。我  
  们也起来吧?」  

    「好啊!」  

    「啊?」  

    「你这幺看着我干嘛?」少年见少妇像是不相信的看着她,知道少妇心中猜  
  不透为何他这次居然这幺听话,「我知道你一夜没尿尿了,你儿子我虽然是个小  
  坏蛋,但我也要尿尿啊!哈哈!」  

    「我还以为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哼,我就知道没这幺听话!小坏蛋  
  果然就是小坏蛋!说话这幺难听!不理你了!」  

    少妇从少年的身上爬起来,又免不了在少年胸膛打一下。当铁棒脱离自己的  
  身子时,少妇免不了又轻哼了一下。  

    「妈,别走啊!」少年站起来,抱住正要走出去的少妇急道。  

    「干什幺?」  

    「我抱着你去啊!」  

    「哎呀,这样怎幺走嘛?」  

    少妇见少年从后抱住了自己,那条热棒子直插入自己两腿两间,就像自己无  
  端长出的第三支腿样。而少年两手这时将少妇的两腿抬起来,胸膛紧贴着少妇的  
  背。  

    「妈,把它插进去,我抱你出去!」  

    「小坏蛋,花样真多!」少妇娇笑着,不过还是听少年的话一手将少年的铁  
  棒抓住,一手撑开自己的阴门,露出鲜红的洞口,将铁棒对正,少年一使劲,铁  
  棒又整个的插了进去!  

    于是少年就这样抱住少妇,一边行走,一边挺插。少妇一手抱住少年的一只  
  手臂,一手扶住少年的铁棒,以防它从洞口退出,嘴里娇哼,对少年的这个新姿  
  势也很是感到新奇喜爱。  

    少年了解少妇的心性,知她也同自己一样,想要多试几下这个新奇的姿势,  
  于是就在屋里抱着少妇转了几圈。  


                  (三)  

    「啊……」  

    当少年抱着少妇从主卧室门出来,穿过客厅,刚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忽然  
  听到一声惊呼从门口传来。  

    一个十七、八岁的清丽少女正站在刚打开的门前,手中提着一个大纸袋,望  
  着正在抱淫的两人惊道:「你……你们……」  

    少年转头见是姐姐,笑道:「姐,你回来了?」  

    「你们两个还真是…一大早就不清闲啊?注意一下嘛,要是进来的不是我,  
  看你们怎幺办?」少女不禁边埋怨,边进屋,顺手关上了门。  

    「这时候会有谁来?何况我们不开门别人也进不来啊!这个家除了你外别人  
  也没有钥匙啊!」少年似很得意,反而更加卖弄的下体使劲的往上顶了两下,使  
  少妇不禁大哼了两声。  

    「爸呢?他不是有钥匙吗?要是他知道你就是妈妈的『姦夫』……」少女说  
  到「姦夫」两个字时故意加重语气,顿了顿。  

    「死丫头!你胡说什幺?什幺姦夫?」少妇见女儿调笑到自己头上来了,不  
  禁笑骂道。  

    少女不理少妇的怨骂,接着笑道:「本来就是『奸—夫』啊?现在也是啊!  
  哈哈!」  

    「你还说!找打!」  

    「哈哈,不过要真是让爸爸知道原来这人就是他的亲生儿子的话,他不把你  
  撕裂了才怪!」  

    「爸?」  

    「是啊!今天上午十点不是他跟妈妈两个去办离婚证书的时间吗?我看你们  
  两个搞得什幺都不知道了!真拿你们俩没办法!哼……」少女大大的摇了下头,  
  似感到对这对母子无语了。  

    「哎呀,真是的。都快九点半了。哎呀,儿子,不要再弄了,赶快停下来,  
  哼……」少妇见时间不多,儿子还抱住自己在下面使力,连忙想要阻止他,「快  
  快,我们俩快去洗澡,哼,婷婷,你快给你爸爸打个电话,看看他,哼,是不是  
  已经来了?」  

    少妇一边享受着少年的挺插,一边断断续续的对少女道。  

    少女白了少妇一眼,不情愿的道:「哼,我看爸爸已经到门外了你们还要在  
  那儿干!」  

    话虽然这幺说,她其实也怕她爸爸真的现在就在门外,所以也赶忙的拿起电  
  话。  

    少妇也忍不住给了少年手臂一巴掌,嗔道:「坏儿子,以后有的是时间,你  
  就不能现在歇歇?要是真的被你爸爸发现了我们,我们还有好日子过吗?」  

    少妇知道少年的倔脾气一上来,任谁都管不了,只有自己的轻言相劝才会有  
  效。  

    果然,少年一听这话,也不得不将少妇抱进了浴室中。  

    不过,到了浴室中,少年并没有把少妇放将下来,仍是一边走,一边下体上  
  挺,继续的有节奏的插弄着少妇的阴户,只是到了淋浴喷头前才将少妇放下来。  

    少妇见少年放开了自己,虽然下面的铁棒并没有抽离自己的身体,还是打开  
  水龙头。水顿时哗哗的从上面淋将下来,将两人的慾火淋熄了不少。  

    「儿子,放开妈妈好吗?时间真的不多了呀!」水让少妇清醒了不少,曝光  
  的危险也让她不禁很担心。  

    「可是我还没有出来啊!」少年仍然没有想要放手的意思。  

    「那你让我转个身,我也好顺便给你擦身子啊!」少妇知道少年如果对什幺  
  事做了决定就没有更改的,否则自己今天也不会出现这种局面了。何况她也知道  
  如果这个时候不让他发洩出来,他会生病的,所以只好想出了这个一举两得的办  
  法。  

    还好少年并不是一个太蛮横无理的人,所以还是将铁棒从少妇的下体脱了开  
  来,让少妇转过身,左手仍抱着少妇的小蛮腰,右手仍拿着铁棒,嘻嘻的望着少  
  妇,「妈,把右脚踏在浴缸上,这样我好进来!」  

    少妇嗔了少年一眼,还是听话的将自己的右腿搭在了旁边的浴缸边上,下体  
  自然的向前挺,迎合少年刺过来的铁棒。  

    「哼,真拿你没办法……」少妇一声轻哼,让少年边插着自己,边用手在少  
  年的头上、身上为他揉搓着。少年的手也不闲着,左手抱着少妇的肥嫩丰满的屁  
  股,一按一拍,让它配合着自己的抽插,右手却也在少妇全身为她搓洗着。  

    两人就这样一边洗澡,一边抽插,像一对配合无间的搭档,两不耽误。  

    当两人的身子快要洗完的时候,少年也大叫了一声:「啊,妈,快,我要出  
  来了……」  

    少妇见少年下体挺动的动作明显加剧,她知道少年快要结束了。于是她为少  
  年搓背的手已变成了抱住少年的屁股,双脚已抬起,圈住少年的腰间,好使自己  
  的下部更加贴紧少年的下体,让少年的抽插能更加的深入。同时她嘴里也不禁急  
  促的喘息轻嗯着。  

    少年双手抱住少妇的两腿,将少妇整个人抵在墙壁上,使尽了全身的力量,  
  向前挺进,再挺进,像要把少妇整个人都要顶进墙中去一般。  

    「啊,啊,啊……啊!」  

    在少年最后的一声大呼中,他终于将存留了许久的精水全部射入少妇的肉道  
  内。  

    少妇在他的每一次发射中,都不禁一阵痉挛。而当少年发射完毕,铁棒从少  
  妇肉道抽出时,少年同样存留了许久的尿液也射将出来,热热的尿液正射在少妇  
  突起的阴蒂上,少妇经此一激,又是一阵抽搐,她也在同时间将她存留了一早上  
  的尿液射向了少年的下体,两股热流在两人的下部交流碰撞,和着从上面淋浴喷  
  头喷射而下的热水,使得两人都不禁的同时大声叫出。  

    「啊……」  

    两人这才如释重负,像解脱一般相互拥抱着。双双抬起头,让淋浴喷头的水  
  柱喷射在自己的脸上,好使要飞出的灵魂清醒过来,半天才回过神。  

    「妈,你感觉怎幺样?」  

    「哎,谢谢你,儿子,妈妈从来没有试过一边淋浴一边做爱,到现在才知道  
  原来这是件这幺奇妙的事。好舒服!好美!」  

    少妇很是感动的亲了少年一口。  

    「哈,妈妈,这是我第一次从你的口中听到『做爱』两个字哦!真是一个淫  
  蕩的妈妈,居然对自己的儿子说这两个字!哈哈!」  

    「啊!你敢取笑你妈。看我不打你!」少妇脸也不禁被少年的话说得通红,  
  忍不住举手做势要打他。  

    「不过我很幸运也很喜欢有你这样一个淫蕩的妈妈啊!」  

    「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害人家的!哼!」  

    少年笑着捉住少妇的手,「这就叫有其子必有其母!不对,是先有母才有子  
  的!哈哈!」  

    少妇还没搭话,浴室的门就打开了。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还在这儿打情骂俏?爸现在已经到门口了!」  

    碰的一声,只见气愤的少女将门大力的关上了。  

    少妇这才知道事情闹大了。两人现在都还没有穿衣服,就算穿有衣服,现在  
  出去,母子两人都从一个浴室同时出来也一定会被发现有问题的。  

    少年轻轻的对少妇道:「别怕,爸还没有进来的。不会发现我们的。」  

    「要是他已经进来了怎幺办?」  

    「不会。姐知道我们俩还没出去,她不会给爸开门的。她也怕我们的事给爸  
  爸知道的。」  

    少妇一听也对,轻点了点头,不过脸色还是显得很担忧。  

    少年也是怕他爸爸进来,轻轻的打开门隙看了看。谁知正看到她姐姐打开门  
  让他爸爸进屋来。少年吓得赶紧关上门。  

    少妇看少年的脸色也知道怎幺回事了。  

    「你爸进来了?」  

    「嗯!」少年点了点头,「一定是姐姐气我们不过,才让他进来的,哼,看  
  我今晚怎幺收拾她!」少年忍不住气愤,不过心中的恐惧来得更大。  

    少妇更是吓得花容失色,「那怎幺办?」心想,完了,让他知道,自己两母  
  子的事不说,只要他再联想一下,连女儿的事也免不了猜到。  

    「没事。妈,爸来找的是你,你一个人先出去。待会儿有机会我再找机会出  
  去,他就不会怀疑了。」  

    「可是,你爸正在客厅,你出去一定会被他发现,如果他看到我出去,然后  
  你又从这里出去,他一定会怀疑的!」  

    「你出去后想法让爸爸去你的房间,」少年忽然想到少妇的房间里还有两人  
  的战绩在,而自己和姐姐两人的房间也都还是昨晚三人大战后的场景,「不,去  
  厨房,他一去厨房,我就可以偷偷回去穿衣服了!」  

    「让你爸爸去厨房?他去那儿干什幺?」  

    少年想想没什幺理由骗爸爸去厨房。  

    「嗯,这个,让我想想,可能姐姐会想到办法的吧?」  

    「哼,都是你了!」少妇忍不住轻轻埋怨。  

    少年轻轻打开门,见爸爸走进屋来,「你妈呢?还没起来吗?」当看到桌上  
  少女刚才买回来的早餐,问道:「怎幺,你们还没有吃饭啊?」  

    「不,妈妈说她有点不舒服,我就去给她买了早餐。」少女一下就撒了两个  
  谎,把没吃早餐和妈妈还没出来的事都遮掩过去了。  

    「那我去看看她。」  

    「不,不用了,爸,妈马上就出来了。」少女知道如果爸爸去妈妈的房间就  
  什幺都明白了,忙阻止道。  

    爸爸一想,也对,自己都要跟她离婚了,再进她的房间就不好了。  

    少女忍不住转头望向浴室,心里着急,不禁对两人的行为更觉气愤了。当看  
  到少年在浴室门隙朝她呶嘴,示意她让爸爸进厨房的时候,她故意的视而不见,  
  生气的转过头,惹得少年气红了脸,又不敢出来,心想要是现在爸爸不在,自己  
  非要好好的惩罚她一番不可。  

    「爸,我们的微波炉好像不太好用了,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还好听到少女的这句话,不然少年现在还真没有什幺办法能解决这个尴尬的  
  局面的。  

    「好啊。不过,我们俩始终是父女,婷婷你也不要这幺客气嘛!爸爸始终是  
  爸爸!」  

    「是。爸爸!」  

    父女两人步入厨房,进门前,少女向浴室门口望了一眼,见少年对她嘟嘴飞  
  了一吻,少女撇了撇嘴,才跟了进去。而浴室内的两人这才急急的从浴室中跑出  
  来,各自回房穿衣,清理房间去了。  

     
                  (四)  

    「你还是喝绿茶?」  

    「人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自从我们第一次在那间绿茶馆喝了第一杯绿茶以  
  后,我从此就只喝绿茶了,到现在也还没有变。」  

    「就算是偶而喝喝其它的茶也是别人请你喝的。」  

    「人生中总有很多的无奈,有些事不是你坚持就可以坚持得到的。」  

    「我明白。」  

    「你明白,但你还是不会原谅我的!」  

    「我想我们有个好的开始,也有个好的结束。好吗?」  

    「哎……」  

    「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先违背了我们之间的协议。但我还是会遵守我的  
  承诺的,虽然有些身不由已,但有些事儿我还是会坚持的!」  

    「谢谢你!」  

    「不用。」  

    「其实……哎,算了!」  

    「嗯……如果可以,能否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  

    「这……又何必呢?」  

    「哎……算了!」  

    「其实……我想告诉你的是……那个女人的事并不是我们离婚的主要原因,  
  我自己才是主要原因……不过,你放心,我也会遵守我的承诺的,我这辈子也只  
  会爱你一个!……当然现在还有我们的两个孩子!」  

    「你并不爱他是吗?」  

    「不……我跟他……他是……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我能看到你的影子……」  

    「你要嫁给他吗?」  

    「我说过我这一生只会嫁给你一个人!你放心,这个承诺我也不会忘的!」  

    「你别!不过还是很谢谢!」  

    「其实这些话我不该说的。」  

    「没关係,你这样说我并不感到难受。虽然说我们已不再是夫妻了,但听到  
  你说还会爱我,还只爱我一个,我很开心,因为我们曾经是一家人。以后虽然不  
  能住在一起,但我们的心还是会在一起的。这里永远都是我的家!」  

    「嗯。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谢谢!我现在走得也放心了。孩子们的事,反正现在他们也都长大了,可  
  以自已做主了,是跟你还是跟我,由他们自己好了。」  

    「嗯,好!」  

    「有空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嗯。」  

    「再见!」  

      
                  (五)  

    「爸,我跟妈住在一起,你不会怪我吧?因为这里离校近一些……」少女有  
  些歉疚的抱着爸爸道。  

    「不会。看到你长大,可以自己拿主意了,爸爸也很高兴。其实你跟爸爸住  
  在一起,爸爸经常工作,也不会有很多时间陪你,你跟妈妈住到一起,爸爸也才  
  能够放心。就这样决定好了。」  

    「爸,我有空就去看你。」  

    「嗯,爸爸有空也会来看你们的。」  

    「爸,我们会想你的。」少年跟两人也抱作一团。  

    「嗯!」爸爸看着少年,像似看到了少年时的自己,忽然有些感悟,轻歎了  
  一声:「小杰,你现在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了,你妈妈和你姐姐以后就要由你  
  来照顾她们了。知道吗?」  

    「嗯。爸,我会的!」  

    「好儿子!」爸爸在少年头上亲了一下,抬起头来,清了清快哽咽的喉咙,  
  放开一双儿女,「爸爸走了!」然后就毅然的开门走了出去……  


                  (六)  

    绿色的茶叶,绿色的茶水,水仍然在杯中旋转,茶叶也在旋转。  

    少妇看着这个他曾经和现在都爱着的男人在门口与他们的两个孩子告别,并  
  没有起身来送行。  

    爱,虽然在,但人却已不在。就像那杯绿茶,男人却始终没能喝光它。  

    可是这杯茶还在,还没倒掉,就始终还是要有人喝光他,不是她自己。  

    能是谁?  

    当少妇看到少年已将茶杯拿起一饮而尽的时候,她的脸不禁绽放出灿烂的笑  
  容。  


                  (七)  

    「如果我不但喜欢喝绿茶,也喜欢喝柠檬茶,你会不会介意?」少年笑着对  
  少妇道。  

    「小坏蛋!去喝你的柠檬茶吧!」  

    「遵命!」少年大笑着跑开,「我要喝柠檬茶!」一边口中大叫道,一边抱  
  住了想要逃跑的少女的纤腰。  

    「哎呀!喝了绿茶还嫌不够啊?你的柠檬茶在桌上,不是我这里!」少女一  
  边娇呼,一边在少年怀中挣扎着。  

    「哼,不在你这里?不在你这里为何我刚才嗅到好大的柠檬味?我要尝尝看  
  看!」  

    少年的双手十指,齐力在少女身上搜寻着。弄得少女已是娇喘呼呼,娇笑不  
  已。  

    「哎呀,好弟弟,不要啦,啊,你就算要吃姐姐的柠檬茶也要先把桌上的柠  
  檬茶喝了来呀,你一早没吃东西了啊!哎呀!」  

    「哼,刚才吓得我跟妈两人要死,我要好好的惩罚你!」  

    「好嘛好嘛,可是也要等你吃过饭了再惩罚也不迟啊。」  

    「不行。我就要现在惩罚你。嗯,我就罚你,上面姐姐喂弟弟吃柠檬茶,下  
  面妹妹喂哥哥喝柠檬茶!」  

    「什幺妹妹喂哥哥喝柠檬茶?这幺难听?」  

    「昨晚你不是哥哥、哥哥的叫了一晚,我怎幺就没听见你说难听!」  

    「哎呀,妈没说错,你真是小坏蛋,坏死了!」  

    「弟弟不坏,姐姐不爱!嘿嘿!你说是吗?妈?哈哈!」  

    「懒得理你们两个,我去睡觉了!」少妇白了少年一眼,起身走向房间。  

    「妈,你不吃了?」  

    「我不饿。」  

    「可是你一点东西都没有吃啊!」  

    「嗯,待会午饭做好了一起吃好了。」  


                  (八)  

    「看嘛,都是你弄的!惹妈妈不高兴了!」少女不禁对少年有些埋怨。  

    「没事。妈只是刚离婚有点失落而已,这是人之常情,很自然的事。」  

    「那你还不去安慰安慰她?」  

    「怎幺安慰?就像这样啊?」少年的手抱住少女,让她坐在自己膝盖上,然  
  后两手抱住她的两只小娇乳捏弄着。  

    「嗯,儿子不坏,妈妈不爱啊!」  

    「算了,还是让妈妈好好静一下。我想等她睡过一觉起来就会好很多的。」  

    「嗯,好吧!」  

    「何况现在已到了弟弟不坏,姐姐不爱的时间了!哈哈!」  

    少年边笑,边摸索着脱下了少女裙底的小内裤,将中指插了进去。  

    「哎呀,你就不能好好的把这顿饭吃完了再说吗?哼,你这样弄,人家怎幺  
  好餵你嘛?」  

    少女虽这样说,但身体也还是在少年的魔手施展下兴奋了起来。呼吸急促,  
  屁股也随着少年的手指挑逗,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乱动着。没两下,少女的小  
  穴已如涨潮般,整个肉道内已是爱液横流,将少年的两根手指全湿透了。少年拔  
  出手指一看,整根手指象蒙了一层糖浆,晶莹欲滴。少年将手指含入嘴里,滋滋  
  有味的吸吮着。  

    「嗯,酸酸甜甜的柠檬茶,果然是好吃极了!哈哈!」  

    「那是柠檬茶好喝点还是绿茶好喝点?」看来柠檬茶果然是酸的。  

    「绿茶清香,柠檬茶酸甜,各有各的味道,两种都是我的最受!只有将两种  
  味都尝过了,我才体会到,只有两种茶都喝才能更加衬托出她们各自的美来。所  
  以,两种茶一起喝是最好的!哈哈!」  

    「哼!」少女不知是不满少年的答案,还是被少年挑弄的,「什幺都有你说  
  的!」  

    「下面姐姐的柠檬茶我尝过了,上面姐姐的柠檬茶呢?」  

    少年张开嘴看着少女。少女娇媚的看了少年一眼,用自己的小嘴喝了一口柠  
  檬茶后,然后将嘴对着少年的嘴,将口中的柠檬茶给少年度了过去。  

    「啊!两种柠檬茶的味道都是那幺好吃!不知道将两种合在一起会不会更好  
  吃呢?哈哈!」  

    少年说干就干,将少女抱起放在桌上,掀起她的短裙。  

    哎,好一个美丽精緻的小穴。  

    少年忍不住感歎。  

    平坦的小腹下,三角地带上寸草无生,光洁如玉,微微张开的洞口,玉液泛  
  流。  

    少年埋下头,嘴从少女的匀称丰满的大腿根部慢慢的舔向正中间,将沿路溢  
  出的玉液全吸入口中,最后一口将整个洞口封住,舌头吐出,轻舐入去。  

    「嗯……啊……」  

    少女的娇啼象对少年的鼓励,使少年的吸吮更加有劲有力,动作也更快,舌  
  头也更加向内深入,而少女的小洞中也有更多的玉液涌出来,已使少年满满的吸  
  了一口。  

    少年这才抬起头,抱着少女的头,将少女口中余下的柠檬茶也都吸入口中,  
  然后仰起头,舌头在口中搅动一番,闲上眼,慢慢的将这混合了两种柠檬茶美味  
  的饮品细细的吞进肚中。  

    良久,才歎道:「果然是人间极品!绝!只可惜……哎!」  

    少女看着少年夸张的表情,娇笑嫣嫣,虽然知道少年的话只是要夸讚自己,  
  讨自己欢心,但也很感动。  

    「只可惜什幺?」  

    「只可惜如此美味,别人却不能尝到!」  

    「坏弟弟,你还想让别人也尝姐姐的柠檬茶啊?」  

    「当然不会!所以我才说可惜啊!别人不能了解其中到底美味到何种程度,  
  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就像一件旷世珍宝,却只有我一个人能欣赏。这也不能不  
  说是件憾事!哎!」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我的好弟弟,姐姐知道你会说能吹了!哈哈哈  
  哈……」少年的话的确让少女感动不已。  

    「这不是吹!这是我的肺腑之言!绝对真心!不信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  

    「我哪还用得着看?你的心不是有一半是我的吗?我知道你有一半的真心,  
  姐姐就很高兴了!」  

    「不是一半,是全部!」  

    「全部?那屋里睡着的那一半呢?」  

    「你还真的是柠檬茶哎!连自己妈妈的醋也要吃啊?」  

    「妈妈也是女人啊!」  

    「妈妈也是女人,姐姐也是女人。都是我的女人!大家不分彼此,不分厚薄  
  嘛!我们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啊!」  

    「嗯,算你了!」  

    柠檬茶当然不只是酸,更有甜,不然就不是柠檬茶了,不然就没有那幺美味  
  了!  

    「不过,妈妈刚才跟你的那个我也要!」  

    「那个什幺?」  

    「讨厌了!就是那个了!」  

    「哪个呀?」  

    「哎呀,不来了!我要嘛!我现在就要嘛!」  

    「哎,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我也真拿你没办法……」  

    歎息声中,少年已一手抱起桌上的少女的白嫩屁股,一手将已暴长如铁的肉  
  棒插进少女窄紧水浸的肉道中。少女也自动的用双手圈住他的头,双脚套在他腰  
  间,嘴也吻上了少年的双唇。  

    于是少年就像刚才抱着他母亲一样的抱着少女,一步一挺的走向浴室中去…  


                  (九)  

    虽然不是中秋,但天上的月也很圆,因为地上的人也很团圆。  

    看着窗外,万里无云,皓月当空,少年忽然性情大动。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今晚就让我们一起赏月吧!」  

    两个女人一起抬头望着清朗的天空,一轮圆月悬挂,不自禁的同时将头靠在  
  少年的两边肩膀上。  

    「嗯!」  

    「不过我一边赏天上的一轮圆月,一边赏我怀中的两轮圆月是不是更美呢?  
  哈哈!」  

    少年大笑着,抱着两女腰间的双手已滑到两女丰满的屁股上,轻轻抚摸着,  
  拍了一拍。  

    「要死啊?」  

    「讨厌啦!」  

    「哈哈……」  

     
                  (十)  

    「妈?」  

    「嗯……哼……」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爸爸,可是都没有机会问。」  

    「嗯……是……什幺……」  

    「爸爸为什幺喜欢喝绿茶?」  

    「傻弟弟……哎呀……你……难道……忘了……妈妈……嗯………叫……什  
  幺……名……字……了……啊……哎呀……」  

    「这跟妈妈的名字有什幺关係?嗯!」  

    「啊……当然有关了……嗯………因为爸爸叫姜文……妈妈叫……赵薇……  
  啊……」  

    「哦!是这样吗?妈?」  

    「嗯……」  

                 
【完





警告:如果您未滿您當地法律許可、建議您離開本站! 本站歸類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